正文内容


外围空降一晚收入20万:顾客没底线,吃药是常事,年纪越大越变态

admin 于 2022-07-14 14:21 发布在 联系我们  |  点击数:

时代的一粒尘埃,落到每个人头上,又有几个人能扛得起这千斤重担!

1

我今年37岁,在深圳干艺人(演员)中介也有近20了,平时主要帮影视公司等剧组找临时演员。

自从干了这行,没疫情且活儿好,又会来事的情况下,一个月能有几十万的收入。如果去掉手上一辆牧马人的保险、油钱,招待会、公关费,每个月在迎来送往的帮着领导修修下水道,也没多少结余。

像我这种学历低,又没有背景的人来说,在寸土寸金的深圳能留下来,并有一定的圈子,真的太难了!

如果说倒退3、5年,那时候,我不是吹牛,一个月去掉吃喝,轻轻松松搞个30万50万不成问题,那时候的演员中介,只要胆子大,除了平时拍戏拉人的人头费,什么陪吃、酒局、宵夜、空降,处处都是钱。

但如果按现在的年景来算,艺人(演员)中介基本上赚不到多少钱,虽然说风险和收益成正比,但老板们还是不敢在这个时候叫人上门服务。

因为大家知道,如果因为打野沾染上疫情,人再被抓进去,隔离十天半个月不说,还可能面临刑事责任。

真的有几个急不可耐的老板想点外卖,我们也会送过去,只是价格会比平时高一些,不过这些老板也不在乎这点钱,只是普遍会要“脾气好、活好、懂规矩的”。

不过这个钱可不好赚,之前没有疫情的时候,整个深圳圈子,1、2个小时基本上就能把人送到,但疫情一开始,现在很多地方都需要申请通行码,尤其是酒店,逢人就登记,查验的更是严格。为了把人毫无痕迹地送进去,我们真的煞费苦心,一想起这些事,简直是头疼!

不过一想到客户们转过来的毛爷爷,心里也就平衡多了。

如果说我们行业是刀口舔血,一点不为过。

2

自从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,整个珠三角产业链受到波及,很多地方的工厂都已经停工了。虽然后来部分产能恢复,但也没了往日的繁荣。

工厂无法进行正常生产,制造业萧条,我们就没有生意可做。随之而来的就是优质客户越来越少。为了求生存,我们只能把客户的质量往低了放。原来不低于2000不会提供服务,现在有些吃不上饭的女孩,800、1000的客户也接。劣质客户除了价格低、喜欢压价,素质还低,经常抓着我们女孩就疯狂地欺负,但我们也无能为力,谁让咱们干的就是这一行呢?

可能很多朋友会问“不是可以去拍戏吗?难道就只能做这些皮肉生意?不是说深圳遍地是黄金嘛?”

其实你们是有所不知了。

虽然“来了,就是深圳人。”可在我们看来,那不过是一句笑话罢了。

其实很多人不知道深圳的物价其实很高,在深圳吃、住、行等都要花钱。在深圳生存,对于普普通通的打工人来说,每天吃饭加房租至少近百元,如果你是混我们这个圈子的,吃的、用的、穿的都是名牌,那开销更是大的惊人。

再说,女孩们都是从专业影视院校毕业的,个个都是芳华绝代,你让她们去工厂打螺丝,那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在这个圈子,没有人脉,只有一副好看的皮囊,是很难出头的,人总不可能做一辈子群演吧?

可这些女孩都有一个“公主梦”,无一例外地都期待着白马王子的到来。

为了等到自己的白马王子,不惜刷花呗、信用卡打扮自己,甚至还对自己的身体动刀。

最终这群鲜嫩女孩,因为毫无节制的欲望,要么成为了影视圈既得利益者的玩物,要么成为了“空降女孩”。

早前,还有圈内狗仔爆料某知名女艺人空降北京一高级酒店,一晚20万元,陪睡西北煤老板。其实在我们看来,能接到一晚上20万的活,要么自己已经在圈内小有名气,要么中间人实力雄厚、人脉广,还可能要经受醉酒后的俄罗斯转盘有戏。

而我们这种混中间人,高端的圈子进不去,也竞争不到,则只能搞搞“空降圈”的低端产业。因而,我们主要是做单次2000元至2万元区间的产业,当然,偶尔也会遇到很多想要“寻找初恋感觉”的冤大头,一次收入能弄个3、5万。

某知名“空降”女主播

3

至于“初恋的感觉”,不外乎是想找处女。

因为一些老板们,大多数都是情场失意(大学被女人甩)以后,奋发图强,努力拼搏,在广深赚到了第一桶金。于是他们总是想着继续寻找初恋的味道。

既然有需求,我们就提供服务。

你不是想要处女为你提供服务吗?那好办,我们就专门以提供清纯的在校大学生为卖点。

有人说“真的有那么多含苞待放的女学生下海吗?”

我只能说你想多了,现代人的思想不像以前,女孩子更不会那么重视自己的第一次。就好比我们圈子里的几所专业院校而言。

北京舞蹈学院的女大学生的处女率是2.02%,也就是说100个女大学生中,只有2个人还保留着第一次。

而位于北京的中国传媒大学,处女比例更是低的吓人!

中国传媒大学女生的处女比例是0.51%,这么算起来起码要200个人才有一个处女。是不是大跌眼镜?

不要说人坏了,只是时代变了!女人们都感觉无所谓了,自然就开始放纵自己了。

再加上老师们鼓吹“为艺术献身”,甚至很多老师都主动尝鲜,能保留完璧之身的更是少之又少。

就比如身为国家一级演员的上戏老师田蕤,这家伙邀请女学生到家里讨论剧本,然后就疯狂地给女学生灌酒,几番操作之下,女孩子不省人事醉倒在沙发,而田蕤则趁机强行要跟她发生关系。

一看自己要被侵犯,女学生哭着不要,但田蕤不予理会,最终强行霸占了女学生的身体。

在艺术学校里,女孩子们就是行走的猎物,不仅仅被老师觊觎,富豪、富二代、权二代觊觎,甚至毕了业,还要被影视圈的潜规则觊觎。

比如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的陈昱霖,好不容易吴秀波要潜自己(当然也可能是自己想办法潜了吴秀波),陈昱霖自然是双手奉上。

你有金钱我有青春貌美,两人也说不上谁占谁便宜,不过陈昱霖以获刑10年收场,也算是一个十足的悲剧。

后来女孩们就学聪明了,再有男人想跟她们谈剧本,就不谈感情直接谈钱了。但这时候,女孩们才发现自己都不是处女,可老板们就好这一口,那该怎么办呢?

不过,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!

现在医学手段这么发达,处女模修复又不是什么多复杂的手术。花几千块钱去正规医院修复,在空降进行服务的时候,在洗澡的间隙,偷偷塞点鸽子血,这事儿就算是成了。

当然,第一次去医院修复处女膜,人家一般也不会多问,也就按流程给你修复了。可你总不能抱着一家医院去修补吧?再说现在医院都联网了,有经验的医生一看就知道你是咋回事!为了避免尴尬,于是我们就给她们联系私人诊所进行修复。

为了让老板们相信她们真的是第一次,再花个几百块给女孩子们开个“处女膜未见撕裂”的证明,这事才算是齐活了。

跟这家小诊所合作久了,我建议他们搞一条龙服务,什么避孕套、毓婷、处女膜修复、处女膜证明、鸽子血(提前以20元一份的价格跟市场上的老板商量好,老板取了鸽子血就存放在冰箱里,诊所的老板再去取)全套搞定。

上面这些只是基础操作,接下来还有改年龄的问题。

因为大多数出来当空降宝贝的,年纪其实都不小了,有的甚至都有了孩子,为了让客户们相信她们就是18、20岁的小姑娘,改年龄也是一门必修课。

我们一般和湖南长沙那一拨做假证的人合作,假身份证一般300元左右。我们提供基本信息和一寸人像,对方做好了以后用顺丰到付寄过来。

俗话说投资越大,收益越大,为了提高女孩子们的竞争力,我们还会不定期地对其进行马术、瑜伽、高尔夫球运动技能的培养。

万事俱备,我就把包装好的“在校大学生”、“处女在校大学生”推荐给客人们,别说客人还很吃这一套,花钱也从不手软。

2015年到2018年的生意真是好做。当时可以说遍地都是钱,那时候女孩质量也高,老板们出手也大方,当时政策也很给力。

为了服务好我的客户们,我就把女孩们召集在一起,在宝安一处山庄租了一个复式,专门给女孩子们住,当时房租一个月都几万块,不过对于日进斗金的我来说,正眼我都不会多看一眼。

做饭的厨师都是请的西餐厅大厨。

虽然骚不过厨子,但我明令禁止女孩不能和厨师上床,不然厨师滚蛋,女孩也滚出我的圈子,至于背地里他们有没有滚床单,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要不被我抓到就好。毕竟作为一个男人,看到如花似玉的女孩们,有谁能抵挡住这样的诱惑呢?

不过,只要女孩子们吃得好,吃得开心,不管“接到什么活、什么禽兽、什么东西”都能按时去上钟,只要给我赚钞票,我什么都可以不计较。

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很多顾客根本就不是个东西。

你以为这些女孩们去服务,仅仅是为人提供啪啪啪?那你就大错特错了!

很多所谓的成功人士,内心其实都是半个变态,尤其是那些50多岁以上的成功人士,年纪越大越变态。他们在工作上运筹帷幄,但房中事却都是秒男,甚至身体根本就不听使唤!哪怕吃药有时候都不管用!

因而,他们就用感官刺激来满足自己的欲望!

女孩们不仅仅是陪吃、陪玩、陪睡、角色扮演、就连客户需要SM服务,你也只能迎难而上。只不过提前会说好“加钱”, 口味越重,价钱越高,女孩子们为了钱的份上,被折磨一下,也算是心安理得了。

还有的客户找女孩,就不是想包夜那么简单了,他们身体力行地做到了“女孩如衣服”。

他们一般会包一个礼拜或者一个月,或者更久,女孩们的任务则是假扮他的女朋友或者女儿、情人、公关,一起去旅游、参加活动之类的,前者相对比较简单,不外乎是肉体的煎熬,后两者则可能是被当作“礼物”,可能会遇到多人互动、拍照录像等各种难于意料的结局。当然,看在足够多的钱的份上,很多女孩也就无所谓了。

难道就不能跳出来吗?赚点钱,然后找个老实人嫁了不行吗?

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不是她们不想上岸,只是习惯了赚快钱,习惯了锦衣玉食的“富人”生活,很少有人能够放弃“富贵”回归正常的生活里去,即便她有再大的自制力,在聪明的脑袋,只要赚过轻松的钱,谁还会想赚被人指指点点的三瓜两枣呢?

最终,这些女孩越陷越深,成为了金钱的奴隶。

4

当然,也有运气好的,“围着围着、降着降着”,就洗白上岸,成为了真正的模特或者演员,成为了影视圈的人。

因为女孩们身上“空降、外围”这种定义本身比较模糊,本身大家也是专业院校毕业的准艺人,也没有谁给它下一个司法或学术性的定义,到底是为艺术献身还是为金钱服务的外围、空降,谁也无法说清楚。

只是在没有成为专业的演员模特,还不能靠演艺事业生存的时候,偶尔提供一下肉体换取酬劳,也无可厚非,如果真的哪天能上岸从良,成为演员模特,自然就不会再卖了,因为后者的收益来的更高,也更“干净”。

当然,还有一部分演员或者模特,随着新人辈出,自己没有了商业价值,只能成为空降群体中的一员,通过捞偏门赚外快,维持高额的花销了。

时间久了以后,她们甚至有了一种“我只是用时间换金钱,并没有什么道德问题,自己更不是所谓的“小姐”、“外围””的价值认同。

当然,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她们还是渴望拥有爱情,或者在为优质的客户服务的时候尽心一些,如果能有机会用“活好”挽留富商上岸,过上阔太生活,那就更好了。

因为前有成为天王嫂的方媛做路引,虽然几率就像是买彩票,大家还是抱有期待。或许正如周星驰那句“人如果没有梦想,和咸鱼有什么区别”一样....

难道就没有女孩赚了钱以后,回去找个老实人嫁了,相夫教子,安享晚年吗?

兄弟们,人如果没有见过光明,就不知道光明的样子,她对光明也不会充满期待。可当人见过光明,谁又愿意重返黑暗呢?

你感觉空降女孩们能喜欢上村里的二狗子吗?你感觉空降女孩能放弃一切欲望,回去嫁个老师啥的吗?两个人的眼界已经云泥之别,女孩不可能从高高的云端让自己坠入泥沼!

最起码,我认识的,没几个获得了好结果。

5

随着疫情反复折腾,我们这行的生意越来越难搞了,以前我也算是一枚靓仔,潇洒的活着,可现在我只能算是一个中年焦虑男。

可能也有人会说,你身边那么多女人,可以跟她们玩,打发时间啊!说实话,我们这个年纪,对女人已经没兴趣了,我们眼里只有搞钱,甚至可以说,女人送给我,我还要考虑要不要碰她。

我能有现在的成就,还好我当时克制住自己,没有听那些潮汕佬的话,在南澳那边投资搞游艇会,勉强存了一些钱,买了一套房子,现在还不至于饿死。

但一想到那年三亚搞游艇会的都赚发了,我又有点后悔,如果2016年真的跟潮汕佬一起搞了游艇会,说不定赚得更多了。

图:三亚一战成名的孙静雅

只是好日子一去不复还。

以前的生意好做,现在的生意不好做了,疫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,再加上很多女孩都跑去做主播傍大哥,我真的好迷茫!

时代的一粒尘埃,落到每个人头上又有几个人能扛得起这千斤重担!

百姓彩票平台,百姓彩票官网,百姓彩票网址,百姓彩票下载,百姓彩票app,百姓彩票开户,百姓彩票投注,百姓彩票购彩,百姓彩票注册,百姓彩票登录,百姓彩票邀请码,百姓彩票技巧,百姓彩票手机版,百姓彩票靠谱吗,百姓彩票走势图,百姓彩票开奖结果